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18章

2018/2/3 8:59: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

第十八章

孙夜雨向周围看了看,果然看见一个窄小的巷子,“好,我马上去找你。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18章”挂了电话,连忙走了过去。

孙夜雨找到刘思诚时,她脸上挂着彩,衣服也破了,坐在肮脏的巷子里,靠在黑漆漆的墙上,她男友夏子杰早就昏过去了,身上的衣服都破了,脸上挂彩比刘思诚还严重,刘思诚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他们周围都是乱七八糟的,垃圾,废铁什么的撒了满地。

“你丫儿能耐啊!”孙夜雨惊讶地看着刘思诚说道,“你又惹了哪个流氓啊?干嘛不报警啊?”

“报个屁的警啊!”刘思诚吃痛地骂道,“肯定又是学校里和我有过节的人找来的人,我已经猜到是谁了,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你都成这样了还要闹?”孙夜雨走过去扶她,她却把腿上的夏子杰扶起来推给孙夜雨,“我没事儿,他伤的比较重。”

孙夜雨扶过夏子杰,刘思诚爬起来,握紧拳头,发狠地说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王八蛋!”

“你干嘛老是到处树敌啊?害得你男友也跟着你受罪。”孙夜雨无奈道,“额!你这性格他是怎么会你交往的?”

“我的脾气他很清楚。”刘思诚垂下眼,“他说不介意,会保护我的。”她轻笑一声,“结果成这样了。网站91917.com

孙夜雨看了一眼夏子杰,叹道:“这货口味儿还真重,有受虐倾向?”

刘思诚弯下腰,扶过夏子杰,对孙夜雨说:“背起他,去医院。”

孙夜雨看了刘思诚一眼,知道她心里肯定是自责的,背对着夏子杰蹲下,让刘思诚把夏子杰放在他的背上,孙夜雨背着夏子杰站起来,和刘思诚一起出去打车,话说,这里离马路可远得很呢。

孙夜雨他们进医院后,护士一看夏子杰和刘思诚的状态就说要报警,孙夜雨也附和道“确实该报警”,但刘思诚坚决地说“不用”,夏子杰进去抢救后她又和护士扯了半天,态度极其强硬,最后护士只好认输答应不报警,让她快点进去让医生看看。

刘思诚一心牵挂夏子杰,护士给她处理伤口时,她一直都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夏子杰,时不时的对护士问道:“他不会有事吧”,护士开始还会舒服地告诉她:“他不会有事的”,后来就变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真的不会有事的啦”。

孙夜雨去交了医药费,又回来看刘思诚他们,他回来时,刘思诚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但夏子杰却还没有醒。

“你没事吧?”孙夜雨看着坐在病床边呆呆看着夏子杰的刘思诚,走过去问道。

“没事。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18章”刘思诚转头看他,低声说道:“谢谢你。”

“谢什么啊,不是兄弟吗?”孙夜雨对她笑道。

“每次这种事都只能麻烦你。”刘思诚垂下头,低沉的语气。

孙夜雨走过去坐下,拍拍她的肩,“都说是兄弟啦!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刘思诚抬起头,对他笑了笑:“医药费我回家后再还给你。”

“以后再说,你没事儿就好。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18章”孙夜雨舒服对她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他们样子倒还真有点儿像是舒服包容的大哥和犯了错的妹妹。

妹妹?应该更像弟弟吧!

夏子杰醒来时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他整整昏迷了一个小时,他睁开眼,发现刘思诚坐在他身旁,孙夜雨在一旁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你醒了。”刘思诚见夏子杰醒来,十分激动。

“你没事吧?”夏子杰还有些虚弱,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嗯。”刘思诚点点头。来自http://www.91917.com/

“那就好。”夏子杰安心地笑了笑。

“好什么好啊!”刘思诚瞬间一脸愤然地说道,“你都成这样儿了还好?”

“我没事儿。”夏子杰露出一个自认为可以让刘思诚安心的笑容。

“这叫没事儿吗?”刘思诚瞬间伸手掐了一下夏子杰的手臂,生气道。

“啊。~”夏子杰立刻失声嘶吼。917财经网

刘思诚气愤地松开手,对他骂道:“你干嘛要挡在我面前啊!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啊!他们那么多人呢!你会打架吗?逞什么英雄啊!我一个人又不是干不过他们!你在那儿多什么事啊!”

“对不起。”夏子杰低头,低声道歉。

“你道什么歉啊!”刘思诚的分贝顿时又高了,“我有说你做错什么了吗?你是傻逼吗?”

一旁的孙夜雨汗颜:你难道不是那个意思吗?

“哦。”夏子杰轻轻地应了声。

“哦什么哦啊!”刘思诚依旧不满,“你给我记得,以后再也不准挡在我前面了!遇见这种事你就该先跑啊!”

“我怎么能丢下你自己跑啊!”夏子杰抬起头叫道。

“你又不会打架,当然要跑啊!”刘思诚教训道。

“我是你男友,当然要保护你啊!”夏子杰看着刘思诚,眼神那么认真。

“屁!我需要你保护吗?”刘思诚撇头啐了一口,面部表情太大致使她脸上的伤口被扯得生疼,“嘶。”刘思诚吃痛地抽气,伸手去摸了摸脸。

夏子杰见她扯到伤口了,立刻伸手去触她的脸,“你得伤也不轻吧。”夏子杰的手在刘思诚脸上的伤口上轻轻地抚了抚。

“哪有你伤得重啊?”刘思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脸上顿时红彤彤的。

孙夜雨疑惑地看着刘思诚,他敢保证:这是他认识刘思诚这十多年来第一次看见她脸红。

“我就是怕你受伤。”夏子杰看着刘思诚认真地说道,“我会心疼的。”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真挚。

刘思诚的小心脏不由地荡漾了一下,看着夏子杰,愣了好一会儿,瞬间垂下头,低声说道:“我们还是分手吧。”

“为什么?”夏子杰惊愕地问道,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你和我在一起只会被我连累。”刘思诚神色黯然地说道,“你父母应该也不希望你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吧。说起来,早恋也不好了,你明明是个优等生干嘛和我混在一起啊?”

夏子杰伸手去抬起刘思诚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可我就是喜欢你。”

刘思诚看着他的眼睛,目光闪烁了一下,大闹道:“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我又不好看又不舒服只会打架学习也一塌糊涂性格又差······”

夏子杰瞬间猛的把她拉进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全部,你的全部我都喜欢。”

刘思诚瞬间安静下来了,呆呆地待在他的怀里,眼里闪过一丝忧伤,全部吗?

孙夜雨站在一旁看着夏子杰抱着刘思诚那一脸幸福的笑容,心下吐槽道:这他妈又是什么狗血剧情啊!

出了医院之后,刘思诚和夏子杰继续约会去了,孙夜雨则十分不情愿地回了趟家,找他妈拿了点钱。

孙夜雨很羞愧啊!平常几个月都懒得回家一趟,一回家就要钱,这让他实在觉得自己不孝顺。于是,作为弥补,他就在家帮他妈做了一堆家务,陪着他妈直到天黑才回学校。虽然他妈是一直挽留他要他今晚就在家睡,但孙夜雨想到要给向舟还钱还是回学校了。

孙夜雨回到寝室时,寝室里还是只有向舟一人,马云和高阳还在外面约会呢。

“他俩儿该不会今晚就不回来了吧。真是枉费了我还特地带了晚饭回来。”孙夜雨走到书桌旁,将手上那一袋子好几个纸盒的东西放在书桌上。

“不要紧,咱俩儿吃。”向舟转头看他,依旧面无表情,“你买的啥?”

“烧烤,鸭脖子。”孙夜雨说着伸手掏了掏口袋,拿出钱数了数,将借向舟的那个数目还给他,“喏,还你,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

“都是兄弟,什么谢不谢的。”向舟接过钱说道,“快把吃的拿来,我快不行了,都饿了一天了。”

孙夜雨把那袋子东西拿过去,瞟了一眼向舟的电脑,还是中午他走时放的那部动画,“合着你在电脑前坐了一天啊!”

“没办法,没事儿做。”向舟接过袋子,连忙打开,拿起一串烤肉串吃了起来。

孙夜雨把椅子搬过去,和向舟凑到一块儿吃东西,看动画片。

“唉!就我们俩儿孤家寡人相互扶持啊!”孙夜雨叹道。

“说错了吧,你有女友。”向舟咬着肉串,提醒道。

“我宁愿没有啊!”孙夜雨对天一吼。

“你这么讨厌她啊?”

“我不讨厌,只是不喜欢她而已。”孙夜雨低声说道。

“何苦呢?”

“唉!”孙夜雨低头叹气,苦闷啊!

“话说,她是你的初恋吧。”

“啊!”孙夜雨轻轻感叹了一声,“是呢。”

“都说初恋是美好的。”

“我的初恋是郁闷的。”孙夜雨扶额,一脸苦闷。

纨绔校花:男神请留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纨绔校花 或 男神请留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理财健康时尚汽车IT推荐

  • 纵横捭阖花鸟中,指尖舞蹈度春秋

    纵横捭阖花鸟中,指尖舞蹈度春秋——专访江苏省著名画家张为行先生全媒体记者:张行方张为行先生,男,毕业于原中央工艺美院,现为中国国画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山水研究会员,南京花鸟山水研究院理事,宿迁美协会员,现为宿迁富春书画院特聘讲师。师从著名学者型画家贺天飞、于传迪、林滨。张为行先生作品遵循着既师古人,继承传统,又师造化,体现自我原则,所以能在粗犷中显清秀,在厚重中见潇洒。尤其得到三位恩师悉心指导,其用笔赋彩又具新意,作品富有苍滋、震撼、清新之魅力,特别是小写意梅花达到黑、古、怪、狂、野意境。在他的

  • 心不贪时,世界就会一片灿烂

    痛苦是一种情绪其实,痛苦只不过是一种情绪,它是由心生起的,本质是因为心的愚昧、愚痴。所以,要消除痛苦,只能从去除无知入手,若是把痛苦归咎于他人,只能加重这种无知。大部分人之所以不能消解欲望,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总是将情绪当成一种真实存在的东西。而情绪是什么呢?它是一组受到外界刺激而形成的念头。欲望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地球的恶化和人类的灾难,大多源于人类欲望的膨胀。人类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填不满的欲壑。欲壑难填,追求欲望的人,往往像用海水解渴的人一样,越喝越渴。在人类的本性中,更多的是对欲望的追逐,大多

  • 没有管束的生活

    没有管束的生活有一个人死后,神识来到一个地方,当他进门的时候,阍(hūn)王对他说:“你喜欢吃吗?这里有的是东西任你吃。你喜欢睡吗?这里睡多久也没有人打扰。你喜欢玩吗?这里有各种娱乐由你选择。你讨厌工作吗?这里保证没有事可做,更没有人管你。”于是此人高高兴兴地留下来。吃完就睡,睡够就玩,边玩边吃,三个月下来,他渐渐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于是跑去见阍王。并求道:“这种日子过久了,并不见得好,因玩得太多,我已提不起什么兴趣;吃得太饱,使我不断发胖;睡得太久,头脑变得迟钝;您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阍王:“

  • 暮鼓晨钟——心灵的伴侣

    叶振晓,以暮鼓晨钟笔名与红袖添香签约,在其旗下言情小说吧发表了《云窗竹篱》,目前《梦外寻仙》正在连载之中。在晋江文学城以香雾缭绕笔名发表了《风夜缘》,这系列待续之中。在《天女木兰》发表很多诗词及现代诗歌。自己我写了很多的故事,却没能换得一份痴,不是自己明白太迟,是写了太多的相思。一首没有花径的诗,幽梦碎了云窗竹篱,淡看那部部风缘系,也算一种无奈的知。时间随着心跳慢嘀,夜色笼罩意乱风靡,天远处的那缕墨纸,写满了银白的无题。晒我的梦带着你的温柔,在记忆里悄悄的溜走;我的心想着你的回眸,在大街上细细的

  • 莫言:机会都是人渣给的

    导语莫言,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80年代中期以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莫言曾说文学是一种悲愤的抵抗,因此他的作品也饱受争议,甚至有些读者评论他笔下的世界是妖魔化的农村。1莫言获诺奖后,所到之处讲了一连串的故事。对许多人说来,故事只是故事,哈哈一笑,就算完事了。但莫言,似乎是想用这些故事,说出他想说、却不能说的什么来。他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呢?莫言的第一个故事,是他在获诺奖时的长篇感言。他说:我生来相貌丑陋,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我

  • 丰子恺:猫儿相伴看流年

    猫是男女老幼一切人民大家喜爱的动物。猫的可爱,可说是群众意见。而实际上,如上所述,猫的确能化岑寂为热闹,变枯燥为生趣,转懊恼为欢笑;能助人亲善,教人团结。即使不捕老鼠,也有功于人生。——丰子恺《阿咪》阿咪之父是中国猫,之母是外国猫。故阿咪毛甚长,有似兔子。想是秉承母教之故,态度异常活泼,除睡觉外,竟无片刻静止。地上倘有一物,便是它的游戏伴侣,百玩不厌。人倘理睬它一下,它就用姿态动作代替言语,和你大打交道。此时你即使有要事在身,也只得暂时撇开,与它应酬一下;即使有懊恼在心,也自会忘怀一切,笑逐颜开

  • 文史知识|“扬州八怪”,”怪“在哪里?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扬州八怪”是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于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美术史上也常称其为“扬州画派”。在中国画史上说法不一,据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中的“八怪”为罗聘、李方膺、李鱓、金农、黄慎、郑燮(又名郑板桥)、高翔和汪士慎。此外,各书列名“八怪”的,尚有高凤翰、华嵒、闵贞、边寿民等,说法很不统一,今人取“八”之数,多从李玉棻说。他们大多出身贫寒,生活清苦,清高狂放,书画往往成为抒发心胸志向、表达真情

  • 动画短片《元日》,带你穿越到古代过年!

    探索传统美学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元日》以古诗为背景,用一个孩子的眼睛,去窥看四百年前明代春节的传统与习俗。并以名士唐时升家中的拜年情景,讲述关于“贺年羹”的故事传说。市廪中的物阜繁华、爆竹喧嚣,与一介寒士家中“贺年羹”里的朴拙温情相融汇,传递出古时春节里的世情况味。为了最大程度的还原历史本色,本片查阅了三种明清时代嘉定方志中关于年节的记录,背景和人设参考故宫博物院所藏《南都繁会图》、《元宵图》等画作进行反复考证。来源:书画半亩

  • 回春了,您想到了什么?

    毛主席说:艺术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一:艺术共享,是一种时尚。共享时代的到来,给我们这代人,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什么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汽车。。。,无所不有,给现在的人们,带来要多大有多大的方便。放在以前,想多不敢想,怎么可能,扫一下二维码,就可以随心所欲,即时得以到最大的方便呢。全民艺术共享,正是新时代的急先锋。在艺术领域,中国评画,率先给艺术圈带来了一个惊喜,真正第一家做到了,只要在手机上,即可选出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并可在第一时间,通过快递,连运费都不用付,就可以免费拿到自己定制的作品

  • 来自遥远大陆的艺术侠侣

    罗德里戈·拉贝罗这个名字对很多喜爱刀具的收藏者们来说可能有点儿陌生,然而看过他的作品,就会被那种简约古朴的复古主义深深迷住。这位开始逐渐崭露头角的刀界新星,有着十分独特的创作风格。39年前,这位星星般的天才之火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的南美大陆的一个庞大的农场诞生了。在孩提时代,罗德里戈就被慈爱的祖父带着体验广阔无边的自然生活和精彩刺激的狩猎传统。每次在狩猎的间隙,祖父就会掏一把随身携带的精致鹿角柄小刀,像变魔术一样裁纸、切碎烟草,不到十秒钟就变出了一只饱满的香烟。看着悠然自得的祖父,罗德里戈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