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今日20180213】推荐《盛夏星晴始慕秦》在线阅读

2018/2/14 1:28: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盛夏星晴始慕秦

第1章车内打得火热

漆黑夜里,偏僻路段,一辆价值不菲的卡迪拉克车内。【今日20180213】推荐《盛夏星晴始慕秦》在线阅读

秦盛看着身下的女人,眉头紧皱,心里压抑着不痛快,腰身一挺,发泄般的开始冲撞,没有丝毫的温柔和爱意,只是机械做着这个动作。

“嗯......阿盛......”邹云抬手,想要抱他,却被他握住双手,举在头顶。

他的动作十分强硬且粗鲁,邹云被他撞得说话的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虽带着疼痛,但更多的是欢愉,她喜欢他这样对她,“阿盛......重点......我......嗯”

看着邹云因欢愉而满足的样子,听着她说的话,秦盛依旧不说话,只是撞得更用力了一点。

微微的灯光,车内尽是情欲的味道,两人结束,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车窗突然被人用力的拍打。

随后传来焦急的声音:“救命,救命啊!”

秦盛和邹云只是刚刚完事,简单收拾了一下,车内的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们两个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车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瘦小的身子站在车门处,她穿着黑色裙子,及肩的黑色头发凌乱的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夏星星看着车内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再加上不对劲的味道,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就听到追她的人来了。原文91917.com

“抓住她!别跑!抓住她……”

夏星星听着身后的喊声,心里害怕极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个肥老板一定会逼她做那肮脏事的,她只是想要找工作,没想到被骗去......

“求你们了,救救我......”

“跑啊,我看你往哪里跑!”

第2章她被逼良为娼

追着了夏星星一路的马老板见她终于停下了,快步走上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拉着她就想往回的时候,定眼一看,这车里......

“秦总,您怎么在这?邹云,你......”马老板看着车内的情况,有点猥琐点笑了。

马老板刚说完,夏星星就猛的挣开她的手,扑通就跪下了,对着秦盛请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来做工的,不是来做那种事的!”直觉告诉小星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帮自己。

秦盛冷眼瞅着跪在地上的这个清纯的女孩子和一脸凶相的马老板,心里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头朝着邹云说:“是不是和你有关?”

邹云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盛的审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以后除非你情我愿,永远都不要再做这些逼良为娼的烂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秦盛一双冷眸盯着邹云,声音有些咆哮。

“阿盛,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当着外人的面,你就给我留些面子吧?”邹云服软的说。她知道秦盛是不好惹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承认错误。说明91917.com

“下车。”秦盛不想再听到她说话,直接赶她下车,然后转头对夏星星说:“上来,我带你走。”

邹云小心的上前说:“阿盛!就算不让她留在这里,我也得把她介绍来的人送回去的。她的身价可是一百万!我们不能一下就赔进去一百万吧?当然,一百万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要对底下的兄弟有所交代呀!今天一个,明天一个!你是救不完的!”

看到秦盛似乎犹豫了一下,小星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会努力做工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要再把我送回去。那个人一定会又把我卖给别人的!”小星的眼睛里已经急得流出了泪花。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盛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心里顿时涌出了恻隐之心。917财经网别转目光瞅着了邹云一眼后说:“这一百万我先给垫上,正好张妈要给家里找一个女佣。我带她回去,用她的工钱来抵这笔债!”

秦盛还是带走了夏星星,留下邹云和马老板在原地,狠狠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车子。

第3章她太青涩了

小星来到秦家做女佣已经一个多月了。

秦家住在阳明山腰的一栋规模宏大的别墅里。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样的四层高大楼房以外,巨大的花园里还有游泳池、网球场。到处都是碧绿的草坪,真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尤其是别墅的西边还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给这栋巨大的别墅带来了诗情画意。【今日20180213】推荐《盛夏星晴始慕秦》在线阅读

当然,这么大的宅子里面的佣人和安全人员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别墅的外围每时每刻都有十几个穿着相同服装的人来回的巡逻。司机、花匠、厨子、女佣足足有二十几人。

张妈是这里的管家,秦盛把她带回来之后,就让她跟着张妈了,张妈虽然平时管家很严厉,但是小星能感觉的到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中年妇女。

来了以后,给发了一次工钱。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万元。但是要还欠秦先生的一百万所以薪水就被扣了。917财经网但是张妈很细心的从薪水中抽了两千元给她,告诉她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两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总要买些必要的东西的。

小星捏着手里的两千元新台币激动不已,她要攒下这两千元过些日子给家里寄回去。要知道这些钱已经够弟弟的生活费还能有剩余的。而且这里管吃管住,并没有要花钱的地方。所以小星在这里很是卖力的干活。

一个多月来,小星只见过秦盛几面而已。每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但是绝不会在外面过夜。这些日子小星也零零星星从别的下人嘴里知道了些关于秦盛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每次仅仅和他打一个照面,就能让小星紧张的手心里都冒汗。但是有几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里又像少了什么似的。

让小星最高兴的事就是能在他的背后默默的看他的背影几眼,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紧张。小星心想:也许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心里多少都有些心灵上的依赖。

这天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小星把自己替换的工作服洗完后正准备回偏楼的下人房去睡觉。不想张妈走过来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给少爷拿到他的房间去!”张妈手里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裤。

小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楼秦盛的房间,里面正亮着灯。小星犹豫的接过了张妈手里的睡衣。脚却是仍站在原地没动。

“小星,别害怕!去吧,没事的!”张妈鼓励小星说。

“嗯!”小星放轻了脚步,轻轻的来到了三楼,走到了秦盛的房间前。小星又开始紧张了,心怦怦直跳。小星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适中的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小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间超大的黑白相间的卧室呈现在了她的面前。宽大的床前正站立着一个刚洗完澡,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健壮男子,他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着他还在往下滴水的头发。

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小星的脸红了。赶紧别过脸去,手拿着睡衣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侧,把睡衣放在了床边上。低头说:“少爷,这是您的睡衣!”说完便逃似的向门走去。

“倒杯水来!”秦盛边歪头擦着头发边说。

小星赶紧又走回去,在墙边的厅柜上倒了杯白水,低着头走到床头把水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刚要离开,不想头上又传来了那个带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来的那个女孩子?”秦盛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的脸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双受惊的眼睛。今天她把头发都梳在了脑后,她有一张非常清纯的面孔,一看她那平板的身材就知道是一个还没有发育好的小丫头。秦盛眉毛一皱,马老板那个老色鬼真是变态!竟然不惜花高价让邹云给他弄来这么个青涩的小丫头。

第4章想怎么报答我

他还认得自己!小星的心里一阵雀跃。慌忙点头说:“是的!”但是她不敢抬起头来,因为秦盛的打扮现在实在是太暴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很少和下人们搭讪的秦盛今晚对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倒是很感兴趣。

“我叫夏星星!少爷是您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小星说出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的话。

秦盛皱了下眉,反问:“什么星?”

“是夏星星!”小星纠正道。

夏天的小星星?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不过看到这个可爱单纯的小丫头,秦盛少有的有些玩心大起。

慢慢走近她,伸手托起了她那小巧的下巴。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邪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你想怎么好好报答我?”

小星的下巴被秦盛抬起的那一刻,她的那双清澈的眼睛也被动的抬了起来。她看到了那张帅气的脸和他那袒露的健美的上身。而且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邪魅的东西。顿时,小星的心狂跳不已。

“我……我……”小星的心里既紧张又害怕,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他。

“你什么?”秦盛迈步上前亲近了她。小星吓得赶紧后退,不想脚跟一下碰到床底身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秦盛的那张大床上。

回头看到那张宽阔的大床,小星的脸变白了。他不会让她做那种事来报答他吧?原来他也是个无耻之徒?多日来的好感让秦盛的形象在小星的心里打了大大的折扣。

看着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脸都吓白了。秦盛心里觉得有意思极了。转身走到床头柜旁拿起刚才小星给他倒的白水便一饮而尽。“放心!我可不像马老板那个老色鬼那样变态。对你这种青苹果,我没兴趣!走吧。我要休息了!”

听到他的这番话,小星不知为什么心里难过极了!起身飞快的跑出了秦盛的房间。而房里的秦盛见他飞似的跑出去,唇角勾起了一个似有还无的微笑。他感到捉弄一下这个小丫头,让他心里感到非常的愉悦!

小星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坐在自己的单人小床上,神情非常的沮丧。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对自己没兴趣的时候,小星心里竟然非常的难过!小星的心突地抖了一下。难道自己喜欢上少爷了吗?

不行!第一时间内她就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而自己只是一个渺小的丑小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小星严厉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他!绝对不能!

小星重重的摇了摇脑袋。平躺在小床上开始睡觉。但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秦盛的话仍在她的耳边打转。他对青苹果没兴趣?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青苹果?小星怎么也想不起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小星和另外一个女佣阿花正一块儿洗碗。小星凑到阿花的跟前,笑着说:“阿花姐,要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我对你这样的青苹果没兴趣是什么意思呀?”

正在洗碗的阿花瞅了小星一眼。“你这是从哪听来的?”阿花比小星大几岁刚刚嫁人不久。

“我,我是从电视上看的!”小星支吾的撒了谎。她从不说谎所以脸已经红了。

“记住以后可不许问别人这样的话!会让人笑话的。”阿花嘱咐着。

小星来这以后,除了管家张妈以外就是和阿花最要好了。其他的女佣都觉得她是大陆来的都有些看不起小星。“阿花姐,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吗?快告诉我呀!”

见小星死缠着她不放。阿花小声的对小星说:“就是说这个男人喜欢成熟够味道的。不喜欢清纯的!男人嘛都喜欢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不喜欢哪里都平平的了!”说完阿花自己嘿嘿的笑了起来。

小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两边只突突的有那么一点点儿!小星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懊恼。

这天下午还没下班,秦盛就被秦剑豪和姚芬一通紧急电话给叫了回来,电话里很急,似乎出了什么事,难道......

第5章我们一起睡觉

一下车,就看到他们两个坐在花园里喝茶。

秦盛大步走了过去,“爹地,妈咪!”

“坐下吧!”姚芬边说边把一大沓照片放在了秦盛的面前。

秦盛的眼光朝那些照片一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还是要让他去相亲,逼他结婚。

说到结婚,他脑海里突然闪过那个偷渡过来的夏星星,心里涌上一计。

“爹地,妈咪!让我结婚可以,但是我要自己选结婚的对象!如果你们答应的话什么时候结婚我没问题!”秦盛摊开手,耸了耸肩。

秦剑豪和姚芬对视了一眼后,姚芬先开口了。“老爷,我想阿盛的眼光是差不了的!不如我们就答应他好了?”

“嗯!”秦剑豪点了点头。

“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秦盛起身走了。

这天深夜,当秦家的上下都已经入睡了的时候。秦盛把小星叫到了他三楼的卧室里。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小星惶恐不安的走进了秦盛的卧室。

“把门关上!”听到小星来了秦盛并没有抬头,但是声音中带着命令的语气。

小星只得转身把门轻轻的关上。关门的手却是有些发抖,不知道他找她干什么?关上门后小星站在门前,抬头朝秦盛望去。

“过来!”秦盛的眼神从他手中的文件移开瞅向门前的小星。

“嗯!”小星怯怯的走到离床头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

“你一个月的薪水多少?”秦盛放下手中的文件从床头柜上拿了一只烟放在嘴里点着,瞬间空气里就开始弥漫起了香烟的呛味。

“四万块。”小星轻轻的说完后抬起头来,又快速的接着说:“少爷!我会尽快攒钱还给你的!我会的!”

“这里有一张契约,只要你答应签了它,和我假结婚一年,也就是做我名义上的太太一年。你我之间的债务就一笔勾销,怎么样?”秦盛拿起手中的契约往床边一扔。

“我……我……”这个太突然了,小星结巴的说不上话来。

她听到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假结婚?他为什么要假结婚吗?而且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呢?

“我看你不用考虑了!这个契约对你我都非常有利,签了它!”秦盛站起身子从床上拿起契约和笔来到小星的面前,把手中的笔塞给了她,没容小星多想就半强迫的让她在契约上签上了夏星星的名字。

“记住!不许向任何人透露你我假结婚的事情,以后你在我的父母面前要尽力扮演好他们的儿媳妇我的太太!知道吗?”秦盛居高临下的瞅着小星,语气中全然是一个主人对他的仆人命令。

“嗯!”小星瞅着手中的契约,完全还在云里雾里没有反应过来。

盛夏星晴始慕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盛夏星晴始慕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理财健康时尚汽车IT推荐

  • 纵横捭阖花鸟中,指尖舞蹈度春秋

    纵横捭阖花鸟中,指尖舞蹈度春秋——专访江苏省著名画家张为行先生全媒体记者:张行方张为行先生,男,毕业于原中央工艺美院,现为中国国画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山水研究会员,南京花鸟山水研究院理事,宿迁美协会员,现为宿迁富春书画院特聘讲师。师从著名学者型画家贺天飞、于传迪、林滨。张为行先生作品遵循着既师古人,继承传统,又师造化,体现自我原则,所以能在粗犷中显清秀,在厚重中见潇洒。尤其得到三位恩师悉心指导,其用笔赋彩又具新意,作品富有苍滋、震撼、清新之魅力,特别是小写意梅花达到黑、古、怪、狂、野意境。在他的

  • 心不贪时,世界就会一片灿烂

    痛苦是一种情绪其实,痛苦只不过是一种情绪,它是由心生起的,本质是因为心的愚昧、愚痴。所以,要消除痛苦,只能从去除无知入手,若是把痛苦归咎于他人,只能加重这种无知。大部分人之所以不能消解欲望,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总是将情绪当成一种真实存在的东西。而情绪是什么呢?它是一组受到外界刺激而形成的念头。欲望是人类最大的敌人地球的恶化和人类的灾难,大多源于人类欲望的膨胀。人类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填不满的欲壑。欲壑难填,追求欲望的人,往往像用海水解渴的人一样,越喝越渴。在人类的本性中,更多的是对欲望的追逐,大多

  • 没有管束的生活

    没有管束的生活有一个人死后,神识来到一个地方,当他进门的时候,阍(hūn)王对他说:“你喜欢吃吗?这里有的是东西任你吃。你喜欢睡吗?这里睡多久也没有人打扰。你喜欢玩吗?这里有各种娱乐由你选择。你讨厌工作吗?这里保证没有事可做,更没有人管你。”于是此人高高兴兴地留下来。吃完就睡,睡够就玩,边玩边吃,三个月下来,他渐渐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于是跑去见阍王。并求道:“这种日子过久了,并不见得好,因玩得太多,我已提不起什么兴趣;吃得太饱,使我不断发胖;睡得太久,头脑变得迟钝;您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阍王:“

  • 暮鼓晨钟——心灵的伴侣

    叶振晓,以暮鼓晨钟笔名与红袖添香签约,在其旗下言情小说吧发表了《云窗竹篱》,目前《梦外寻仙》正在连载之中。在晋江文学城以香雾缭绕笔名发表了《风夜缘》,这系列待续之中。在《天女木兰》发表很多诗词及现代诗歌。自己我写了很多的故事,却没能换得一份痴,不是自己明白太迟,是写了太多的相思。一首没有花径的诗,幽梦碎了云窗竹篱,淡看那部部风缘系,也算一种无奈的知。时间随着心跳慢嘀,夜色笼罩意乱风靡,天远处的那缕墨纸,写满了银白的无题。晒我的梦带着你的温柔,在记忆里悄悄的溜走;我的心想着你的回眸,在大街上细细的

  • 莫言:机会都是人渣给的

    导语莫言,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80年代中期以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莫言曾说文学是一种悲愤的抵抗,因此他的作品也饱受争议,甚至有些读者评论他笔下的世界是妖魔化的农村。1莫言获诺奖后,所到之处讲了一连串的故事。对许多人说来,故事只是故事,哈哈一笑,就算完事了。但莫言,似乎是想用这些故事,说出他想说、却不能说的什么来。他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呢?莫言的第一个故事,是他在获诺奖时的长篇感言。他说:我生来相貌丑陋,村子里很多人当面嘲笑我

  • 丰子恺:猫儿相伴看流年

    猫是男女老幼一切人民大家喜爱的动物。猫的可爱,可说是群众意见。而实际上,如上所述,猫的确能化岑寂为热闹,变枯燥为生趣,转懊恼为欢笑;能助人亲善,教人团结。即使不捕老鼠,也有功于人生。——丰子恺《阿咪》阿咪之父是中国猫,之母是外国猫。故阿咪毛甚长,有似兔子。想是秉承母教之故,态度异常活泼,除睡觉外,竟无片刻静止。地上倘有一物,便是它的游戏伴侣,百玩不厌。人倘理睬它一下,它就用姿态动作代替言语,和你大打交道。此时你即使有要事在身,也只得暂时撇开,与它应酬一下;即使有懊恼在心,也自会忘怀一切,笑逐颜开

  • 文史知识|“扬州八怪”,”怪“在哪里?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扬州八怪”是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于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美术史上也常称其为“扬州画派”。在中国画史上说法不一,据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中的“八怪”为罗聘、李方膺、李鱓、金农、黄慎、郑燮(又名郑板桥)、高翔和汪士慎。此外,各书列名“八怪”的,尚有高凤翰、华嵒、闵贞、边寿民等,说法很不统一,今人取“八”之数,多从李玉棻说。他们大多出身贫寒,生活清苦,清高狂放,书画往往成为抒发心胸志向、表达真情

  • 动画短片《元日》,带你穿越到古代过年!

    探索传统美学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元日》以古诗为背景,用一个孩子的眼睛,去窥看四百年前明代春节的传统与习俗。并以名士唐时升家中的拜年情景,讲述关于“贺年羹”的故事传说。市廪中的物阜繁华、爆竹喧嚣,与一介寒士家中“贺年羹”里的朴拙温情相融汇,传递出古时春节里的世情况味。为了最大程度的还原历史本色,本片查阅了三种明清时代嘉定方志中关于年节的记录,背景和人设参考故宫博物院所藏《南都繁会图》、《元宵图》等画作进行反复考证。来源:书画半亩

  • 回春了,您想到了什么?

    毛主席说:艺术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一:艺术共享,是一种时尚。共享时代的到来,给我们这代人,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什么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汽车。。。,无所不有,给现在的人们,带来要多大有多大的方便。放在以前,想多不敢想,怎么可能,扫一下二维码,就可以随心所欲,即时得以到最大的方便呢。全民艺术共享,正是新时代的急先锋。在艺术领域,中国评画,率先给艺术圈带来了一个惊喜,真正第一家做到了,只要在手机上,即可选出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并可在第一时间,通过快递,连运费都不用付,就可以免费拿到自己定制的作品

  • 来自遥远大陆的艺术侠侣

    罗德里戈·拉贝罗这个名字对很多喜爱刀具的收藏者们来说可能有点儿陌生,然而看过他的作品,就会被那种简约古朴的复古主义深深迷住。这位开始逐渐崭露头角的刀界新星,有着十分独特的创作风格。39年前,这位星星般的天才之火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的南美大陆的一个庞大的农场诞生了。在孩提时代,罗德里戈就被慈爱的祖父带着体验广阔无边的自然生活和精彩刺激的狩猎传统。每次在狩猎的间隙,祖父就会掏一把随身携带的精致鹿角柄小刀,像变魔术一样裁纸、切碎烟草,不到十秒钟就变出了一只饱满的香烟。看着悠然自得的祖父,罗德里戈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