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今日20180213】推荐《10166》在线阅读

2018/2/14 1:29: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10166
第一章 华武惊变

 华武三十一年冬,远定侯举兵造反,萧皇率领暗军一万余人,在京都之外的大平山将其诛灭,以烽火之势顺利剿灭反军。网站91917.com

 祭坛之上,一身金色凤袍的女子,就那么自若的望着远处胜利的祥云飘然而至,她嘴角扬起的弧度却在一声巨响后霎时僵住。

 白色石门轰然倒塌,千名御林军亮着冰冷的长剑蜂拥而来。

 “发生了何事?!”萧皇后眼神一冷,扶着自己七个月大的肚子往后退了几步,心中升起一股浓郁的不安,“擅闯祭坛,可是死罪!”

 然而,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冷酷的声音,“皇后,得罪了!”

 脖颈传来一阵剧痛,凤冠落地,耳边尽是动荡的脚步声。

 ……

 外面是凯旋的歌声,而冰冷阴暗的地牢里,只有火盆中那跳跃的火焰。

 哗啦一声,冰冷刺骨的水尽数泼在那昏迷的女子脸上,她忽的一下惊醒,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落入眼帘的,是一张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

 “……媚儿,皇上回来了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姐姐,皇上正在真龙殿设宴庆祝呢。”

 设宴庆祝?云姝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自己的妹妹居然有如此陌生的表情,她眼中尽是讽刺的笑,“你……”

 冰冷的指甲轻轻的抚向云姝的脸,“姐姐,皇上对你不薄,你怎么能勾结远定侯造反呢?嗯?”她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痛惜,食指忽的用力一刮,立刻划出了一道血痕。【今日20180213】推荐《10166》在线阅读

 这刺痛似乎让云姝的理智有了几分清醒,“大胆!云媚,你胆敢对本宫无礼!”

 “本宫?呵呵,姐姐,你可有见过被栓在死牢里的皇后?”她的笑容如此的刺眼,云姝难以相信,眼前的这名女子居然是她一向疼爱的妹妹,那个温顺体贴的孪生妹妹!

 云姝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她镇定的环顾了下四周,这里的狱官全部变成了御林军,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好像她真的只是个死囚一般。

 “我要见皇上。”

 云媚看着这张依旧冷艳雍容的表情,心中的恨更深一分,“姐姐,难道你不怕吗?”不是应该露出绝望的眼神吗?难道她还相信皇上会来救她?

 然而,云姝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目光中尽是肯定,“云媚,你喜欢皇上?”

 “哈哈,姐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呢,那姐姐说,皇上喜不喜欢我呢?”

 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云姝始终不肯向眼前的事实低头。她不怕!她不怕!哪怕她已经猜到,眼前自己最亲的妹妹,很可能就是那个埋伏在自己身边最恶毒的狼!“我救过皇上三次,以性命相护,我为他扫平障碍,除去三侯,远定侯这一心腹大患亦是我帮皇上设计拿下的,你拿什么跟我比?”

 是的,她为他付出了一切,为他抛弃仁慈之心站在风口浪尖,只为成就他的一番大业。她爱他胜过了一切,她也相信着,他对自己的爱亦是如此。

 “是呀,姐姐就是太聪明了,皇上总是夸妹妹,说妹妹是他的解语花,有了妹妹,他才知道女子本该是柔情似水。拿来当枪使的,那是工具,风情万种的才是枕边人,姐姐说对吗?”

 云媚深深的笑了,一边笑,一边抚着自己那并不是很明显的肚子。917财经网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云姝的眼神一僵,不,这不可能……

 “你……”脑海中抑制不住的闪过几个画面,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相视而笑的眼神,他们曾经在桃林里偶遇的身影,他们曾经不经意表达出来对彼此的欣赏与赞美。而自己,居然只是把这一切当成是单纯的亲情流露!

 “我要见皇上!”云姝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颤抖。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个骗局,一定是的。

 “姐姐,皇上已经对你失望了,三次让远定侯出入姐姐的凤殿,让皇上蒙受奇耻大辱,姐姐就不觉得羞愧吗?!父亲与母亲栽培你多年,可不是为了让你给云家丢脸的!”

 啪的一声,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三条血印赫然翻开了她的皮肉。

 云姝的嘴角溢着血,却不肯叫出一个字。

 “痛吗?从小被众星捧月惯了,这点羞辱从来没有受过吧?嗯?!”云媚的眼神几近疯狂,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高举的手一掌一掌的落下来!阴冷的天牢里这响声如此清晰,很快,云姝的脸上已经高高肿起布满淤血。

 每一掌,都让她越发的清醒。917财经网“云媚,原来你这么恨我。”

 “恨?恨已经不足以形容我深藏在心里的痛了!姐姐,你不过是比我早出生了一会儿,为什么事事都要比我强呢?!父亲母亲从来不把我当回事,他们的眼里只有你!为什么,明明我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你却可以当皇后?!你抢走了我最心爱的男人,还要假装慈悲把我接进宫来,呵呵,云姝,你不过是想要向我炫耀而已!”

 她的声音尖锐无比,那眼神仿佛要将云姝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云姝抬起头来,从小,她喜欢什么,自己都会给她什么,对于这孪生妹妹的溺爱,不想却造就了她如今对自己的仇恨。

 “姐姐,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施舍。”云媚突然一把捏住了云姝的下巴,仿佛要掐出血来,“我想要的,我自己来抢!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这张脸,有多恨!有多恨!”

 她的表情狰狞恐怖,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云媚突然脸色一变,“啊——”

 凄厉的尖叫声让那刚刚跨进来的尊贵男子一惊,“媚儿?!”

 媚儿?呵呵,这个声音在云姝的耳边回荡着,她最爱的夫君,如今口中却如此紧张的唤着她妹妹的名字。

 “皇上,呜呜……姐姐,姐姐她……”云媚的眼泪湿润了她那楚楚可怜的小脸,一下子便依偎进了萧皇的怀里。917财经网

 “你的手?!”摊开她的掌心一看,赫然一片乌黑。

 俊美如同天神般的男子,那犀利的目光射向云姝的脸,“你居然对自己的妹妹下这样的毒手?!解药呢?!解药拿出来!”

 “皇上,你是说我下毒了?”云姝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相拥在一起的两人,这一刻,她心中的希望几乎要破灭了……

第二章 含恨而终

 “不是你是谁?!”萧皇的眼神好像在看着一只蛇蝎,“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如此心狠手辣!”

 “皇上,不要怪姐姐,姐姐知道我有了皇上的骨肉,她恨我恼我,这都是应该的。”云媚依旧如从前那般温柔善良,满是眼泪的小脸让萧皇的心中一痛。

 “你有什么错?!朕想要一个女人,还需要她的同意吗?”萧皇在云姝的面前伸出手去,眼中尽是狠戾,“把解药拿出来!”

 毒不是她下的,何来解药?!云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眼前这张自己心爱的面容,她最相信的夫君,居然不信她!

 嘴角扬起了一丝讽刺的笑,萧皇眼神一冷,“你笑什么!”

 “皇上,你曾经说过,这个世上你只相信我的。”这些年来,在最困难的时候,自己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出生入死,他说过,他这辈子只信她一个人!

 “就因为朕信你,你才会和远定侯苟且!云姝,你对得起朕!”

 “哈哈哈……萧亦琛,我云姝最对得起的人就是你!”她的笑声带着深深的绝望,“我是如何待你的,你心里清楚,在我为你绞尽脑汁设计远定侯的时候,你居然……”

 啪的一声,他这一巴掌将她彻底打醒了,心,比什么都痛。

 “云姝,你一直强调自己对朕如何付出,你有何等的聪明才智,怎么,你以为没有了你,朕就除不掉远定侯吗?你果真从心里就不认可朕!你和他们一样!”

 他的眼中满是怒火,她的眼神让他想起了从前那些藐视他的人,众多的皇子当中,他自认为最有能力,只可惜少了一位拥有雄厚背景的母妃。这都不要紧,他要以自己的实力向所有人证明,他才是最配坐拥天下的人!

 然而,当他终有一天将江山握在手中,听得更多的却是萧皇后的名字!众人敬畏她,居然比敬畏自己还要多!

 她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是自己的女人,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可以主宰她的命运,让她做皇后,或是让她做死囚!

 从他的眼中,云姝看见了从未见过的厌恶,一直以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夫君居然早已埋藏了如此深的芥蒂!

 “我没有……你知道的……”而云姝也许再也无法骗自己,云媚如何的厉害,没有皇上的允许又怎么能自由出入天牢,又怎么能对身为皇后的自己如此无礼,她一直等着他凯旋归来,结果,等来的却是他的冷酷无情!

 云媚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眨眼间消失无踪,“皇上,这里就交给媚儿吧,天寒,请皇上早些回去休息。阅读91917.com

 “媚儿,你的毒……”他小心翼翼的执起云媚的双手,忽然想到了什么,便从腰间拿出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这解毒丹你吃下。”

 解毒丹?云姝瞳孔一缩,他不是说已经没有了吗?一年前自己为了他身中剧毒,他痛心疾首说万万不该吃下世间唯一的解毒丹,而如今……哈哈,如此可笑,能解天下百毒的圣药,被拿来医治云媚那双小手了。

 这点毒,对于她们云家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皇上……”云媚面上一红,“此药如此珍贵……”

 “再珍贵,也比不上你和皇儿。”

 够了!她不要再听了!她不要再听,她最爱的夫君对旁人的甜言蜜语!而且,还是自己从小疼爱的亲妹妹!

 皇儿?云姝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终于有了几分哀求,“皇上,不论你如何恨我,我肚子里的始终是你的骨肉,不要伤害他……”她是如此的了解萧亦琛,斩草必除根!可这是他们的孩子啊!

 “住口!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你心里清楚!”他突然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却被云媚制止了,“皇上,不要伤害姐姐,媚儿求你了!”

 那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就当,就当是为了我们的皇儿积德吧!”

 提起云媚腹中的孩子,萧皇的眼神果真柔和了不少,是的,还有事情没有解决,或许媚儿可以让她的姐姐说出实话。

 “媚儿,若她还嘴硬,就……”他的目光看向墙壁上挂着的那些冰冷的刑具。“天寒,你也快些离开这里,不要伤了身子。”

 “谢皇上。”

 萧皇最后冷冷的看了云姝一眼,甩袖大步的离去。

 四周再次陷入一阵安静,直到那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云媚将方才含在嘴里没有吞下的药丸拿了出来,“姐姐,你看,皇上爱的是我!”转过身去讽刺的看着被铁索束缚住的狼狈女子,不想却对上了云姝眼中那冷冽的幽光。

 她的心中一颤,不,没什么好怕的,如今她想要云姝的命,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说,祖母交给你的东西,放在哪里了?”云家的传家宝,一直是云媚心心念念的东西。

 然而,云姝只是目若死灰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以为不说,我就找不到了吗?也罢,全天下最尊贵的男子都是我的了,你就抱着你的秘密,去死吧!”

 狠狠的将云姝那张令她深恶痛绝的脸甩开,“来人,将她的脸皮给我扒下来!”

 几名御林军上前,云媚往后退了两步,生怕鲜血弄脏了她华贵的裙子。

 云姝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可思议,她的妹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折磨自己?!只听凄厉而悲恸的尖叫声环绕在耳边,穿透了冰冷的石墙传到了皇宫的上方,久久的飘荡着,挥之不去。

 几名御林军的眼中也有了动容,唯独云媚,脸上始终带着淡笑,直到那张满是鲜红的脸皮被生生扒了下来,而那面目全非的女子奄奄一息的垂着头,鲜血染红了她的凤袍。

 看着那张脸皮,云媚淡淡的别开眼去,脸上露出了嗜血的冷笑,从此以后,自己的容貌将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再掩盖她的光芒!

 突然,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抬了起来,狰狞的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恨意,云媚就那么与她对视着,眼中尽是狠戾,“把她的肚子剖开!”

 “呜……你、你敢……”她不能死,她不能让她未出世的皇儿就这么冤死了!“萧亦琛——”

 这几乎是从地狱里传出来最绝望的声音,耗掉了云姝最后一丝生命。她瞪着血红的眼睛,两行血泪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往事一幕幕在这一刻化成了浓烈的恨意,若有来世,她必定让他们痛上千倍万倍!就算化作恶鬼,她也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惨烈的代价!

 “云姑娘……”那名侍卫抱着刚刚剖出来的孩子,云媚却是瞪了他一眼。

 对方一惊,慌忙低下头来,“娘娘,是个女婴。”

 女婴?“呵呵,丢到后山去,看着野狼啃光。”

 “是,娘娘。”

 这时,一名御林军突然双目眦裂,痛苦的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了起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此刻正居高临下对着自己冷笑的女子,是她!能神不知鬼不觉对他下毒药的只有云家的人!

 云媚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将他拖下去,回禀皇上,萧皇后被一名乔装成御林军的刺客所杀,连同腹中胎儿也难逃一难,听见了吗?!”

 这一刻,所有人对于云媚都充满了深深的畏惧,每个人都低着头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呵呵,姐姐,从今往后,就让我代替你来享受这无尽的荣华富贵……”

第三章 侯府庶女

 寒冷,无边而刺骨的寒冷……

 “真是个灾星!居然一回来就闹出了事情!”这个声音带着浓浓的厌恶。

 “可是,夫人……六小姐要是就这么死了……”

 “死了倒也干净,省得给我们侯府添晦气!”

 耳边充斥着人声和匆忙的脚步声,似乎就在她的身边来来往往,云姝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犹如冰块一般,僵硬得无法动弹,她已经死了吧?难道这里是地狱?

 呵呵,是啊,像她这样的人,就是应该下地狱的……

 “二夫人那儿……”

 “先不要张扬,等侯爷回来了再商量!”

 吵闹声渐渐远去,而身体传来的痛觉越发清晰,云姝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眼底白茫茫的一片,似乎还飘着零星的雪花。

 雪?羿国从来不会下雪的。她这是在做梦吧?

 “小姐……小姐!”

 手背上传来一阵温暖,似乎有人正晃着她的身子,“小姐,你醒醒啊!不要丢下玉儿,小姐!”

 玉儿?好陌生的声音,是谁?

 只见堆满积雪的院子里,一名小丫鬟正抱着云姝的背想要温暖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滴在了她的脸上。

 原来,她的死还是有人会伤心的啊,好温暖,温暖到令云姝不想再睁开眼来,就这样默默的消逝,让她可笑的人生就此结束。

 “姐姐,我要你死!”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云媚那张狰狞得意的笑容,地上的云姝突然惊醒,竟是整个人坐了起来,她的手深深的嵌入了雪里,不!她不能死,她绝对不能死!

 “啊!小姐,太好了,小姐没有死,呜呜……”

 一个小丫头紧紧的扑了过来抱住了她,如此真实的体温将她包裹着,云姝那充满恨意的双眸渐渐有了焦距,她僵硬的转过头来,干涩的声音响起,“你、是谁?”

 那名丫头一愣,吃惊的看着眼前神色陌生的云姝,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小姐,你别吓我啊,我是玉儿,是你的丫鬟玉儿啊!”

 玉儿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小姐,我们快点起来,不然被夫人发现就死定了!”连拖带拽的将云姝从地上扶起,冰冷的寒风吹醒了她身上所有的痛觉。

 “嘶——”低下头来一看,眼前是十根纤细红肿的手指,小小的手掌……这不是她的手!

 云姝环顾了下四周,这里也不是羿国的天牢,而是一处十分陌生的院子,地面上灌木上落满了积雪,再抬头看看那绿色的屋瓦,这里也是个大户人家。

 简陋的屋子里,玉儿慌张的生着碳为云姝取暖,还拿了件旧袄子帮她把身上湿了的衣衫换掉,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骂自己没用,没能帮到小姐什么的。

 炭火的温暖让云姝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她轻轻抚向自己的脸,冰凉光滑,除了耳朵的冻疮以外没有任何的伤口,这果真不是自己的身子。

 她是羿国的皇后,脑海中过往的事情如此清晰,真实得根本不像一个梦境。云姝的手紧紧握起,好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般。

 “玉儿……”

 “小姐!还疼吗?”

 “玉儿,这里是哪儿?我好像……忘了很多事情。”

 此话一出,玉儿的眼眶立刻红了,这么冷的雪天,还被大夫人罚跪在院外,还要双手举着水盆顶在头上,只穿一件单薄的长衫就算是健壮的男子都会被冻坏的,对于本就体弱的六小姐来说,简直就是要她的命!

 “小姐……都是玉儿不好……”

 ……

 原来,这里是辰国的昌荣侯府,而自己的这副身子,是侯府的庶出六小姐柳云姝。上头有一位嫡姐两位嫡兄,还有两位庶姐,下头有一位庶妹两位庶弟。

 昌荣侯夫人雷氏是威远将军的嫡女,而昌荣侯有四位姨娘,三姨娘便是她的生母,只是她一出世便死了,当时老夫人请来了神算先生,得出柳云姝八字过硬,生生克死了自己的姨娘,更说这样的八字昌荣侯府中无人能压制,若是留着她必定会给府中招来厄运。

 于是刚出生没多久的柳云姝便被送到了深山里交给了一位村里郎中养着,而玉儿便是侯府花了少许银子,在村子里买的丫头。

 与其说是丫头不如说是玩伴,从小便与柳云姝一同长大,感情亲如姐妹。

 “那这一次把我接回侯府,又是为了什么?”就算玉儿不知道,云姝也清楚,八字过硬克死自己的姨娘,这样的事情传出去,那么这名庶女对于侯府来说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因为没有一个夫家可以接受这种煞星。若非万不得已,他们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将自己接回来?

 “玉儿不知……小姐……”她的语气有些犹豫,似乎矛盾了许久,“小姐,能不能不要责怪翠儿,她只是被一时的蒙蔽了,相信她绝对没有想过要害小姐的。”

 “翠儿?”

 其实还有另外一名丫头,她们二人随柳云姝一同回府,不想翠儿便被某些有心人收买了。二房的独子无意间进了柳云姝的屋子,二人便玩耍了起来,突然那调皮的少爷不见了踪影,这件事让夫人知道了,便带了几名心腹赶了过来,不想翠儿却说是柳云姝邀请那少爷来院子里玩耍的,如今人不见了,这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小小的丫头居然出卖了主子,果真不论到哪里都会有纷争。

 云姝下意识的抚向自己平坦的肚子,她眼神一变,想起她还未出世的孩儿,无边的恨意融入了血液从心脏向全身扩散,让她不住的颤抖着,柳云姝,借尸还魂?还是同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还活着,这是上天给她的机会吗?!既然如此,那么不论天涯海角,她势必要把这血债讨回来!

 “玉儿,对于羿国你了解多少?”这眼中充满毫不掩饰的幽光,仿佛要射穿人心一般。她十分迫切的想知道,自己死后云媚是不是做了皇后,而云家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

第四章 两人失踪

 此时云姝的眼神让玉儿吓了一跳,这样的小姐好陌生。难道是被雪冻坏了?“玉儿只知道羿国的萧皇骁勇善战,而萧皇后足智多谋,他们的太子刚刚行了抓周之礼,场面盛大无比,而近来各国之间关系复杂,皇上好像有意与羿国结盟。”

 萧皇后?太子?!云姝突然站了起来,简直难以相信她的耳朵,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萧皇后?若是云媚当了皇后,应该改别号才是。

 “现在是华武多少年?”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奇怪,小姐怎么会对羿国这么感兴趣?玉儿想了想,“现在是华武三十三年春。”

 都已经过去一年了,而羿国的太子刚刚过周岁,难道……那是自己的孩子?!

 云姝缓缓的走向窗边,看着眼前这陌生的院子,冰冷的风夹着一两片雪花吹拂在她的肌肤上,一切好像只是场梦境。她分明听见云媚要剖开自己的肚子,难道孩子还活着?这可能吗?依她对萧亦琛的了解,他无情至此,又怎么会留着自己的孩子,还有云媚,她不是也有了身孕吗?

 “小姐,你怎么了,不要吓玉儿啊!”玉儿被云姝那慌张的神色吓得手足无措,突然,那冰冷红肿的小手伸了过来握住了玉儿,她转过头来,眼中犹如无边的大海,很深很深,深得令人捉摸不透。

 “小姐……”

 “去打一盆温水来。”

 玉儿立刻备了一盆温水,云姝小心翼翼的将双手放进了水中,一阵刺痛传来,她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这样的忍耐力让一旁的玉儿心中越发的矛盾,小姐这一次醒来之后,与之前大不相同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是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可是不论小姐变成什么样,她永远都会衷心的陪伴在小姐的身边,只是翠儿……

 “有人!”

 云姝警惕的将窗户关上,只留下一小条的缝隙。

 “救……唔……”拱门外,两名家丁正紧紧的捂着一名丫鬟的嘴,那丫鬟惊恐的双眼正望向这里,眼神中带着绝望的求助。不断的挣扎着犹如陷入危险之中的鸟儿一般,面对强有力的束缚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翠儿?!”玉儿一惊,正要冲出去就被云姝拦住了,没有弄清楚情况怎么能贸然的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我们悄悄跟上去。”

 “快点,动作快一点!”

 那两名家丁将挣扎着的翠儿带到了一个无人的院子,院中有一口井,他们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便打开了井盖,作势就要把那丫鬟推下去。

 突然,其中一名家丁脖颈一痛,居然松开手昏死了过去,“谁?!”另一名家丁心中一惊,迎面一根粗木棍砸了过来,他涌出了两道鼻血便倒在了一边。

 “呜呜呜……小姐,小姐,都是翠儿的错,求小姐救救翠儿吧!”翠儿抹着脸上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蠢事,为什么有人要杀她?这个侯府简直是太可怕了!

 她死死的抱着云姝的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小姐,救救翠儿吧!”

 “二房的少爷在哪里?”俯瞰着脚边死里逃生的丫鬟,云姝猜出了八九分,二房的少爷若真的在自己这个灾星的院子里出了事,只怕她们三个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背后之人担心翠儿会为自救说出实情,于是就打算杀人灭口,再说成翠儿是畏罪自杀的,如此一来死无对证,那么柳云姝害死了二房少爷的这个罪名就成立了。

 “曦少爷,他,他在后山……”

 “后山?”玉儿惊呼一声,后山那么大,曦少爷年纪还小,这可怎么办啊?

 云姝深吸了口气,她的眼神渐渐冷却,“带我去。”

 ……

 “夫人,六小姐不见了!”

 雷氏脸色一变,“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众人匆匆赶来柳云姝的院子,果真雪堆之中只剩下凌乱的脚印,哪里还有那小女子的身影。

 “夫人,六小姐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怎么就……”一旁的嬷嬷突然有些害怕的四下张望着,这六小姐的命格如此之硬,该不会死后变成什么,然后……

 “镇定!不要自己吓自己!”区区一个丫头而已,果真是个灾星,死了还要给侯府添麻烦!

 “夫人!二夫人就在门外!”这时一名家丁紧张的来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名打扮素雅的妇人戴着白色狐裘领着一干下人匆匆赶来。

 “嫂子,妹妹不请自来,还请嫂子不要见怪。听说我们成曦在这里玩耍,妹妹这就来带他回去。”二夫人李氏是书香世家的小姐,谈吐优雅,虽然心里着急可是脸上依旧维持着平静,只是一路走来目光都在寻找着她的爱子。

 虽然二房的府邸就在隔壁,可是二夫人一向与昌荣侯一房保持着距离,特别是她的这个独子,更是不允许他与侯府里的几位少爷小姐玩耍,至于缘由,外人不得而知。

 雷氏仅仅迟疑了几秒,脸上立刻扯出了一个微笑,“弟妹还特地过府,是不放心嫂子吗?”

 “岂会不放心呢,只是我那孩子太过顽劣,妹妹担心他会给侯府添麻烦罢了。”

 二夫人脸上笑着,可是眼中的疏离毫不掩饰。

 “既然如此,刘嬷嬷,你去六小姐的院子把曦少爷接过来。”

 刘嬷嬷眼神闪了闪,但很快便明白了雷氏的意思,转过身去消失在拐角,而不一会儿,却听见一声哭喊从里边传来,“天啊,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

 二夫人心中一惊,立刻带了人跟上去,雷氏的眼中划过一抹深沉,“弟妹不必担心,兴许是小孩子家玩过了火……”

 然而,当众人来到六小姐的院子时,满地的狼藉让众人一愣。院子里是凌乱的脚印,地上还有一件柳云姝的衣服,这样的画面令人心中升起不安。

 雷氏当即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六小姐呢?!”

 ……

第五章 庶女相救

 二夫人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成曦?成曦?”她呼唤着,可是这个简陋的院子却没有一丝的回应。

 “来人,可见过六小姐把曦少爷带去哪里了?!”雷氏这话,将一切推给了柳云姝,反正侯府不过是丢了一个庶女而已,而二房丢的却是唯一的嫡子。

 一旁的嬷嬷好像想到了什么,“哎呀,夫人,听说近来附近的后山似乎有野兽出没,难道……”众人立刻看了看院中的狼藉,虽然没有明显野兽的爪印,可是情形不容乐观。

 雷氏脸上虽然满是凝重,但是她心里却有别的打算。派出去的人在后山附近发现了曦少爷的荷包,想必已经凶多吉少,而如今柳云姝也不见了踪影,那么一命抵一命,若二夫人真的迁怒于侯府,那么自己就把三少爷过继到她的膝下,赔给她一个儿子。

 二老爷还未世袭侯位,但那也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二房只有自己的三少爷,那么偌大的家业……都是柳家的子嗣,相信老夫人是不会反对的。

 二夫人一向镇静的面容终于有了慌张,她也听说过后山似乎有野兽混入,伤了城里的百姓这种事情,可是好端端的,为何成曦要到后山去?

 “快,命府中所有人出去寻找!一定要把成曦找回来!”

 “来人,速速派人寻找曦少爷,就算赔上侯府的一切,也要把曦少爷找回来!”雷氏这倾尽全力的架势,若是旁人见了,定会感激不已。

 两家人迅速从侯府的后门涌出,朝着后山的方向搜寻,夜色渐沉,直到侯府的侍卫将一只被咬破了的荷包送到了二夫人的手中,她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恐。

 成曦,她的成曦……“不,这不可能的……”

 雷氏嘴角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很快便用袖子抹着眼泪,“弟妹,曦少爷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再找找。”

 树林里隐约可见一队队火把移动着,山中回荡着柳成曦的名字,二夫人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这是她唯一的孩子!她要如何与夫君交代?!

 “弟妹,曦少爷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六小姐的错,都说她命格孤煞,我们就不该把她从那村子里接出来,还害了曦少爷,都是我们的错,既然如此,往后我们的三少爷就是弟妹的孩子,我一定会让他好好的孝顺你和二老爷的……”

 此时的二夫人哪里听得进这些话,不会的,成曦是她难产生下的孩子,连大夫都说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既然是奇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的成曦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出事的!

 “来人,可有找到六小姐?!若找到了,立刻将她带过来向二夫人赔罪,以命抵命!”

 雷氏这大义灭亲的模样,看似十分的公道。

 刘嬷嬷与雷氏同仇敌忾,“夫人,连六小姐院子里的两名丫头也不见了,难道她们已经畏罪潜逃?又或者……”

 这时,却有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嬷嬷,这是发生了何事?”

 这个声音……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望了过去,只见黑暗之中走出来一名纤细的女子,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眼中深邃如幽湖般看向那吃惊的雷氏。

 “云姝,你回来了?那曦少爷呢?还不快过来谢罪!”

 雷氏很快镇定下来,原来她只是从院子里逃出来了而已,也罢,就当着二夫人的面把她打死好了。

 “六小姐,我们成曦呢?”二夫人好像看见了一丝希望,而雷氏似乎不想给云姝解释的机会,“来人,把六小姐绑起来!”

 “母亲,云姝做错了什么?”柳云姝的语气里没有多少的害怕,她的反应平静得令雷氏有些陌生,不久前还唯唯诺诺任由自己处罚的小女子,此时居然会质疑她的命令?

 “曦少爷失踪,你难辞其咎,母亲也不舍得,可是为了给你二婶一个交代……”虽然她已经决定舍弃这个庶女的性命,可是在众人的面前她还是要表现出身为嫡母的仁慈与不舍。

 “六姐姐!”一个快乐的声音响起,二夫人眼中立刻绽放出光芒,只见那蓝色华服的少年从后面追了上来,十分亲热的抓住了云姝的袖子,“我们再来玩呀!”

 “成曦?!”二夫人欣喜若狂,柳成曦一愣,看着自己母亲眼中回荡着的泪光,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本该说的话,立刻靠了过去,“母、母亲……”

 差一点他就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可是柳成曦立刻想起了方才柳云姝的叮嘱,脸上强颜欢笑着,“母亲怎么会在这里?成曦再玩一会儿就回去了。”

 “成曦,你,你怎么……”二夫人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后山很危险的,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柳成曦任由二夫人紧紧的抱着,他慢慢的回过头来,对上了柳云姝那令人安心的眼神,“成曦在和六姐姐玩捉迷藏呢!侯府太小了,成曦就躲到了后山,不过还是被六姐姐找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不仅帮柳云姝撇清了私自带曦少爷进入后山的罪名,还顺带帮她邀了功,毕竟这后山也不是什么女子都敢来的地方。

 什么?曦少爷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他是在柳云姝的院子里丢的,怎么和那个丫头说得不一样?雷氏眼中一沉,眼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

 “二婶,都是云姝不好,云姝应该早点让曦少爷回去的。”云姝适时走了过来,她的眼中满是歉意,而二夫人的心里十分惊讶,她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侯府的六小姐,如今看来一点都不像是在村子里长大的孩子,一言一行如此得体,甚至在云姝的身上,她看见了一丝不凡的气质。

 “不,是成曦淘气,让六小姐费心了。”二夫人的手中紧紧的握着那只荷包,她的目光落到此刻柳成曦的腰间,果真空无一物,还有怀中自己孩子控制不住发抖的身子,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伸出手去握住了云姝的手,“六小姐,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

10166》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166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理财健康时尚汽车IT推荐

  • 《荒漠甘泉》之溪畔静思 一

    《荒漠甘泉》是我最喜读的书之一,下面是我在阅读此书时所作的备注,兹录于此,愿与同道交流:神搁在你肩上的,都是你能担当得起的,问题在于你是否有勇气担当?信心的软弱常常因了世俗的经验。撒旦的攻击也时或让人生出怀疑。人生的舞台上每个人都是主角,你唯一要做的是把自己的角色演好。苦难也是一种需要。“我们所遭遇的属灵战争,实在是最蒙福的事,而我们的最大敌人撒旦,却是被用来训练我们,使我们最后打败他的”原来撒旦是一块磨刀石呀!发怨言是对神的不信任。身处逆境时请记住:悲痛在为心灵拓展喜乐的领地。只要是神安排的,

  • 金刚快速上色的方法居然这么多?到底有没有一个靠谱的?

    玩友们见过不少的快速盘玩方法,其中不乏尿盘等重口味的,今天咱们来做个总结,看看这么多的快速盘玩方法中,到底有没有一个真正靠谱的!但是到了如今,越来越多的玩家都开始盘玩金刚菩提了,而很多玩家都为了让自己的金刚菩提能够快速上色,更是想到了不少的方法。红酒红酒是红色的,而且其中是含有色素的,所以有部分玩家会选择用红酒来浸泡金刚菩提,来达到让金刚菩提变红的目的。但是只用红酒来浸泡金刚菩提看上去并不是很容易很润透,所以还需要用微波炉去简单的加热一下红酒之后再浸泡,但是之后也很容易造成金刚菩提的开裂!化学染

  • 胡适谈读书:第一要精,第二要博

    《胡适谈读书》这本书,收录了不少胡适先生在读书方法、读书心得方面的干货。胡适一生读书不计其数,我读过一本《胡适日记》,发现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读书,直到晚年最后的日子,依然不放弃读书写笔记,对于这样一位读书破万卷的人,他的读书方法理应借鉴。读书有两个要素:第一要精,第二要博。——胡适胡适认为读书既要精又要博,他理想中的学者,既能博大,又能精深。精深的方面,是他的专门学问。博大的方面,是他的旁搜博览。博大要几乎无所不知,精深要几乎惟他独尊,无人能及。照着这个标准,真不知这世上有几人能达到这种境界,且

  • 鸿运绿松石:戊戌年,本命佛结缘,帮助自己逢凶化吉,平安顺利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每个人生出生的那一天,便与有缘之佛结缘,佛便会一直护佑着自己,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守护神”或“本命佛”!2018年为戊戌狗年,属狗人值太岁,正逢本命年。俗话说“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对于属狗人来说,2018年需要通过流年吉祥物,帮助自己逢凶化吉,平安顺利。1、流年生肖吉祥物从运势上来讲,属狗的人今年进入本命年,为“值太岁”,事业财运各方面较多意外;流年又受“指背”“伏尸”“剑锋”凶星影响,今年必定浮沉不定,容易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况。即便有吉星“禄动”、“华盖”降

  • 2018年走心的一部纪实文学《兄弟在北京》媒体评论

    或许多年以后,我们回过头来看《兄弟在北京》,会发现它像“80后北漂”这一代人的心灵纪录片——酸甜苦辣,冷暖自知,梦想与现实的对撞,正是我们的生存状态。——CCTV-10(导演刘伟)《兄弟在北京》诠释出年轻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引起我们当下广大年轻人的共鸣,是现代版另一部“平凡的世界”。——中访网《兄弟在北京》是一部小说作品,同时又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它真实记录和反映了当下年轻一代在大都市的奋斗史和血泪史,它是一部深刻反映新时期年轻人与时代、与社会乃至与自己奋勇抗争的生命史诗,它的每一个文字乃至每一个

  • 2018年多得朋友的帮助,事业上运气旺的生肖

    叶老师我是1987年农历九月十三日亥时出生,女。求解今年的事业运。【命理解析】坤造:丁卯年、庚戌月、丁巳日、辛亥时。大运:辛亥、壬子、癸丑、甲寅、乙卯,2009年起走癸丑大运。丁火生戌月失令,虽年柱及日支木火生身,但时柱金水克耗日元,亥水又冲克巳火,故日元身弱,八字喜火木帮身,最忌遇水金土。八字时支亥水正官冲丁火之根气巳火,正官星为事业,暗示事业会令你疲于奔命,生活难安。身弱官为忌,容易因工作产生压力。目前在丑土运,丑土晦火,起坏作用,注定是为工作辛苦奔波劳碌。去年丙申,忌神申金旺,金旺生水,忌

  • 【品格感悟】 梁实秋:有时候, 只要把心胸敞开, 快乐就会逼人而来。

    本文来源于网络11月3日,中国近代文学家梁实秋逝世三十周年纪念日。冰心说,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我的朋友之中,男人里只有梁实秋最像一朵花。余光中说,他的谈吐,风趣中不失仁蔼,谐谑中自有分寸,十足中国文人的儒雅加上西方作家的机智。再读先生的雅趣、规劝与深情,这做人的道理就在其中了。梁实秋经典语录人在有闲的时候,才最像是一个人。手脚相当闲,头脑才能相当地忙起来。我所谓的寂寞,是随缘偶得,无需强求,一刹间的妙悟也不嫌短,失掉了也不必怅惘。但我有一刻寂寞,我要好好地享受它。馋非罪,反而是胃口好

  • 海黄手串流行全国,是有深层原因的

    审美需求如今人们审美观,日趋多元化、个性化。近十年以来,木质类手串的流行,就是人们新审美追求所产生的结果。海黄手串受到全国各地手串爱好者的厚爱,就说明木质审美时代早已到来,新的木质审美已经培养了起来,这种新时代培养起来的木质审美追求,将会长久地存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应酬送礼身处商业社会,似乎一切都与金钱名利息息相关,这难免让人变得物质化,缺少人情味。当下很多人,也意识到物性太重、人性冷淡的严重问题。很多人希望能够在人际应酬当中,尽量减少俗气的送礼往来,例如说送钱、送金啊。但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不

  • 原创故事:机器人作家a

    某世纪m国,因为科技非常发达,所有人类不想做的事都交给了机器人,而大多数人类只顾娱乐,忘记自我。“咚咚咚”维克发现有人敲门,便摘下vr头盔,自己去开门了,为什么不去让机器人管家开呢?很抱歉,机器人管家前几天坏了,已经被维克扔进垃圾堆了,“肯定是新的机器人管家到了吧?”维克心想,因为他在网上订购了一款新的管家机器人。打开门,快递员亲切的说道:“m款机器人快递为您服务,请打五星好评哦,亲!”维克把门关上,心想:“哼,来晚一分钟还想要好评,给个中评都怕你骄傲!”维克将机器人放在地上,输入密码后机器人开

  • 珍贵的资料难忘的历史陕菜钩沉之四十四

    陕菜需建档案,资料还原历史。陕菜需要钩沉,论古方识当今。陕菜需要雄起,汉唐盛世溯源。追梦长安盛世,扬我陕菜美名。刊头图片一是1980年至1990年的《中国烹饪》杂志的合订本和《烹调知识》、《中国食品》、《上海食品》、《四川烹饪》等杂志的合订本。刊头图片二是1980年、1981年、1982年、1983年、1984年《中国烹饪》杂志的合订本。《中国烹饪》杂志创刊于1980年,当年为季刊,全年共四本。1981年和1982年改为双月刊,全年六本。1983年开始就改为月刊至今,全年十二本。陕菜的技艺需要用